手机版 | QQ登录 | 微博登录 | 微信登录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失败案例 > 失败案例 > 文章 当前位置: 失败案例 > 文章

为什么说基因才是今后决定企业未来的关键因素?

时间:2020-06-03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最佳管理智囊”是世界经理人推出的全新内容概念,是全球顶尖管理头脑的集合,国内外的管理学者、行业专家、商学院教授、实践家和其他商界意见领袖,将与中国经理人分享最权威、最前瞻、最多样、最实用的管理见解和解决方案

          在今年两会的政协首场新闻发布会上,百度总裁李彦宏成为唯一受邀出席的民营企业家,这也说明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经济的高度重视。

  作为财经评论员,在央视财经频道《央视财经评论》的节目中,我的印象里至少不下三次使用了“码农辞职卖肉夹馍”的新闻短片,短片的主人公就是“西少爷”的创始人孟兵和他的同学。

  在我有些质疑“西少爷”创业的“互联网+”成分的时候,孟兵用下面的实例回应了我。他们的第一家小店紧邻网易和搜狐的大楼,在他看来,中关村才是中国最大的媒体,一帮中国最聪明、平均学历最高的地方的人集中在这里,每天除了睡觉时间都挂在网上,他们每个人都是自己朋友圈里的意见领袖,而网易和搜狐的员工又是和传统媒体距离最近的。于是他们发动自己的朋友、同学、前同事让这座大楼里的所有员工在开业前都拿到了西少爷肉夹馍的赠券。只要在朋友圈转发他们预先策划好的那篇名为“我为什么辞职去卖肉夹馍”的文章,就可以免费领取肉夹馍。他们的策划获得了远超预想的成功,变成了一种社会现象,并迅速被主流媒体关注并传播。这种传播效果,是传统餐饮企业创业时完全不可想象的。

  2011年大学毕业后,孟兵进入腾讯公司做了一年多工程师和产品经理,之后进入百度公司成为广告系统开发的工程师。西少爷最核心的创业团队成员基本是类似经历。在孟兵现在看来,在互联网公司做产品经理和卖肉夹馍并没有本质区别。以互联网人的高智商、工科男做事的严谨风格和超强的思维逻辑性以及向顾客免费提供产品,且不怕被挑刺的服务精神,进入到一个十分传统的行业,结果难道不是“血流成河”?对此我深以为然。基因才是决定互联网人与非互联网人的决定因素,也是今后决定企业未来的关键因素。

  聊天到最后,孟兵各种远超25岁年龄思考力的话不断,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的竞争其实不是行业之间的竞争、也不是企业之间的竞争,而是新的时代和旧的时代的竞争,那么答案如何还需要讨论么?投资人们显然十分认同这样的逻辑,所以“西少爷”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拿到了几千万的风险投资。

  1940年,麦当劳兄弟在洛杉机开始经营当时美国极其流行的汽车餐厅。此时,正是美国走出大萧条阴影,走向消费社会的关键时期,汽车大量进入家庭,工作节奏加快,妇女开始大量就业,人们在家中就餐的时间越来越少,对快餐的需求迅速提升。

  麦当劳真正的成功,被记在麦当劳公司曾经的经理人雷·克洛克的名下。1955年麦当劳的行政总裁雷·克洛克“内部创业”获得了在伊利诺伊州开设麦当劳餐厅的授权。第2年,雷·克洛克和他的合伙人以270万美元收购麦当劳兄弟的餐厅,开始以全新的商业模式运作麦当劳餐厅,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美国和全世界复制连锁店。如今,麦当劳公司在全球拥有超过32000家快餐厅,分布在全球120多个国家和地区。

  如果说,西少爷创业及其梦想的实现路径和麦当劳的不同之处就是,在互联网时代,通过社会化媒体的事件营销,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开了知名度,并获得大量风险投资,跳过了麦当劳最初十几年的原始积累阶段,直接从标准化连锁经营开始。孟兵同意我部分看法:“我们其实挺一样的,汉堡包不就是美国的肉夹馍吗?”

  在一个会议上我还碰到了“伏牛堂”米粉创始人张天一,他被邀请代表北大最新的成功校友发言。北大法学硕士的出身与卖米粉之间的巨大反差让他成为新闻人物,也成为投资人青睐的对象。其实早在若干年前,一位名叫路步轩的北大学长,就因为事业不顺卖起了猪肉从而被热议。北大人做小买卖,被当做失败案例还是成功偶像,是被时代背景所决定的。

  那些实际上仅仅是牵强地沾上互联网的光,本质上就是传统服务业的创业项目,因为投资额度小、有现金流收入,反倒显现出经营的可持续性。重化工、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的不断走低,导致众多对形势有提前预判的企业和资本陆续退出实体。这些资金迫切地需要寻找新的出口,而餐饮、零售、娱乐、美容、中介等服务于本地生活的传统服务行业,在信息沟通、卫生、用户体验、安全等方面的落后状态,给“互联网+”在这些领域的大显身手提供了广阔的施展空间。同时,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和市场容量,很容易让这些新商业模式,通过简单的计算就能得出资本市场最受追捧的盈利前景。

  更多的高素质有企业管理经验和互联网思维的人来进入到这样的行业,对传统的服务业的改造也是非常明显。我曾经在演讲中开玩笑说中关村的创业一条街哪里是北京的硅谷,更像是簋街+互联网。这话虽然刻薄,却饱含了满满的正能量。

  在中国城乡两元分割的体制下,中国大量的餐饮、旅游、家政、零售等服务业的从业者大都是低受教育水平的农民工群体。在这样一些高素质人才奇缺的领域里,有更多的如孟兵等高素质年轻人带着互联网思维进入,对传统的服务业的改造是非常的积极的。所以,在所有的跟民众生活品质改变领域里,都会有大的增长的空间。

  当政府的大力推动、低门槛的创业点子、差异化的创业者噱头和浮躁的资本遇到了一起,恰似孤男寡女、干柴烈火便迅速的燃烧起来。当投资人们用他们的小钱,孵化出无数的“西少爷”肉夹馍,“伏牛堂”米粉,吸引更多的年轻精英进入加了互联网的簋街,对于对冲中国基础建设投资拉动型经济的下行作用不可小觑。

  当你去一些城市曾经是地标性建筑的大商场看看,经常出现营业员比顾客多的现象。而几年之前,这些商场的日子过得很滋润。

  与此同时,在城市新区新建的购物中心,人流如织的火热状态与中国经济总体偏冷现状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在这里,商品销售面积已经不再占有主导位置,取而代之的是花样繁多的新业态。除了面积越来越大了的餐饮和影院等配置,包括儿童游乐体验、学生课外培训、家装定制、厨艺学习、手工制作等基于O2O概念的新兴业态占了不小比例。在顾客中,青年群体占了绝大多数的比例。这些新业态的创业者也几乎都是年轻人,甚至有不少90的小青年。

  有著名经济学家把O2O比作“两边两个零,中间一个2货”,其实说这种话才是是远离实际的“2货”。无论是在中关村创业一条街的咖啡馆里和朝阳大悦城里的一间间小店里,年轻一代的互联网原住民创造全新的商业模式和客户体验服务于同样年轻的消费者群体。他们的购与销、服务与被服务所形成的新的消费生态系统是中国经济转型中最耀眼的亮点。

  在经历了一个以投资拉动为主要特征的长周期之后,经历长期压抑的中国消费市场正在进入到一个井喷式发展的前夜。中国目前的消费率即使与同等发展水平的国家相比也落后15—20个百分点,与发达国家相比更是相差30%以上。据麦肯锡公司的估计,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世界第一大消费大国,占全球消费市场的25%。

上一篇:为何你企业的精益会失败?

下一篇:中国企业多角化战略的失败案例分析

推荐阅读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粤ICP备14043601号 深圳市妙妙屋版权所有  |   QQ:70254266  |  地址:广东深圳  |  电话:138265653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