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QQ登录 | 微博登录 | 微信登录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失败案例 > 失败案例 > 文章 当前位置: 失败案例 > 文章

小胡子:“老赖”罪与罚

时间:2020-06-05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老赖”罪与罚

富豪众多的中国房地产行业,其实有堆堆尸骨。中小房企资金链断裂留下的尸骨。我就是一小堆。

我叫葛伟,外号“小胡子”,今年56岁,重庆恒润置业有限公司小老板, 5个多亿的资产,被3个多亿债务吞噬。现为“老赖”一个。债多数能还,缺口1个亿,企业目前破产清算中。

本来,商场如战场,赢家笑输者哭,太正常不过,没什么好写的。只是,这破产,真的是害人、害己、害国家。这破产,原本完全可以不来。

害人,这么多债权人的钱不能还;这么多买我楼盘的业主升值希望破灭;这么多银行小贷公司的业绩受损。害己,我外观破损、内脏承压、精神抑郁、家庭破裂、人生反转。害国家,浪费了政府这么多公、检、法的宝贵资源。

这破产,具有摧毁一切的可怕力量,亲情、友情、爱情、婚姻、身体、自信、尊严,都会遭到无情的碾压。破产,哪里是“哭”这么简单的事。

破产,根本就是犯罪。

早知如此,我绝对不会好牌烂打。我绝不会来到今天这个悲惨的世界。破产之前我有多条路,少赚、不赚、少亏。破产之后是绝路,是地狱。

5年前,灾难降临时,学中文当过7年记者的我,就想记录这次经历,还想直播纪实,只是无法办到。当人有悔、有怨、有恨时,是无法动笔的。现在,我平静了。

今天我认为,勇敢面对、深刻反省、努力再起,才是我必须的正确的唯一的人生打幵状态。唯有击啄拨羽,才可能有未来。

我的文字是记录、是反省、是警示。吉尔伯特法则:“真的危险,是没有人告诉你危险。”此文,1400多万“老赖”要看,经商的“温水青蛙”要读,暂时顺风顺水的得志商人更须居安思危。

#面对

灾难来时,首先要诚心“认栽”,不关机、不跑路、不自杀。毁灭者是自己,与他人没有半毛钱关系。人不能成功就觉得是自己牛逼,失败就怪他人,怪市场、怪社会。自己做的事,自己承担后果,自己面对,别人帮不了你。关手机绝对会激化矛盾。有事你跑不掉,无事你不用跑。

当然,罪与罚,从来都是双生。受尽折磨,在所难免。

01.

停息止损,决定艰难,但之后必须挺住。止损力,是重要的经商能力。我纠结了4个多月,又耗掉了1600多万元利息。

企业资金链断裂,都是从停息开始的。

我企业是从2006年开始向银行贷款的,前后有十几笔,金额从500万元到5000万元不等。之后,小贷公司与私人也加入。债务涉及5家银行3家贷38位私人。债务总金额3.7个亿。

在2014年底资金链断裂前两年里,我每天要平摊15万元利息,一年近5000万元。当公司员工十·一长假,发回他们在贵州黄角树瀑布摆剪刀手照片时,我的心在流血,105万元打飞了。

2014年7月24日,我终于决定停止支付各类借款利息,银行、小贷、私人全停的决定。停息,意味着灾难的正式降临,这我很清楚。那天,重庆38·5度。

我在办公室来回踱步,戒掉16年的烟又抽上了,一天3包。透过办公室的弧形落地玻璃,我看着窗下拥堵慢行的车辆,顶着炽热阳光快步的人群,我相当木然。这些车,这些人,会有我的同类吗?或是“沉舟侧畔千帆过”。

首先上门催息的是教育担保公司,这是家国企。它担保我企业向银行贷款了1600万元。催息队伍一行4人。

5人挤在我20平米的办公室,烟雾缭绕,气氛凝重,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的确没钱,再也想不到办法抓钱了,我也不想这样。”我的回答,真的让他们很绝望。他们无奈起身离开。也许是我精神疲惫,血压升高的原因,我没送他们到电梯口。我没有了基本的礼貌。殊不知,正是这家担保公司,将我企业在申请银行贷款时,用途中的瑕疵,以贷款诈骗罪、合同诈骗罪之名,向公安经侦举报。

以经济犯罪来折磨、威胁欠债民企老板,是一些担保公司与小贷公司的惯用手段。正规国有商业银行一般不会来这手。好在,今天是依法治国时代,刑事与民事有清晰的界定。

之后几周,陆续有几家银行与小贷公司来催息,公司“门庭若市”,我应接不暇。

“有钱不用催,没钱催也没用”。我说的是事实是现实。

虽然,还有银行“积极”将我企业推荐给其它小贷公司,进行再融资,靠溢价来覆盖利息。但是,滚雪球的事,我更不愿意再干。因此,后来还有3个朋友要继续我借4000多万元,我坚定的婉拒他们。

停息止损,虽是个相当痛苦的决定,但不继续害人,确是良心之举。一旦作出决定,就必须决定挺住。我曾纠结了4个多月,又耗掉了1600多万的利息。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我没有混只是出来,还的时候到了。凌迟死,不如一枪毙命。

▼灾前灾后现在.....

小胡子:“老赖”罪与罚


02.

26个法院官司。公安经侦调查公司2个月。检察院关我24天。公司欠税我被边控。

停息后,银行、小贷公司、担保公司的规定动作就是法律诉讼。

4 年多来,各类债务官司26件,我一个人应对,身心俱疲。一审、二审、评估、拍卖,全部法律流程走完,我也完了。我最怕接法院与快递的电话,非此即彼的选择,结果都痛苦。

90%的抵押资产拍卖后,都不能全部偿还欠款本息,不足部分还要继续追偿公司法人、股东。银行贷款时,公司法人、股东个人都必须签字担保,有限责任公司形同虚设。

除法院官司外,经侦也因涉嫌经济犯罪调查我公司两个多月。检察院也因我涉嫌单位行贿关了我24天。税务局也因我企业欠税,对我申请边控。

要应对公、检、法、税务的事,我都必须要请律师。没有律师出面,它们会认为你的态度不好。中国是最认态度的国家。态度好,对这些国家强制机构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态度不好,它们是有权对你采取强制措施的。态度要老实,要诚恳,千万不能翘二郎腿。当然,我也准备了一个双肩包,放好牙膏牙刷、内衣内裤、两本书,随时听候法院的传唤。

“我律所可以暂时不收费,但出庭律师要吃饭呀!”。这几年来,我接触的近20名律师,都是这个说法。这我相当理解。

债务官司,法院只要确认债务人欠债不还的基本事实,就算你有再牛逼的律师,结局都是输。但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律师们对本息的认定,对承担法律后的解释,对将来官司进程的判断,对破产清算的实施,让我忐忑的心得到安慰稳定。虽然,现在还有两个公司没有律师出面申请破产,我申请公租房都没有资格,但也只能拖下去了。

律师必须请,没钱也得跪请。建议,商人破产前,一定要留律师费。

03.

极限施压,分三步而来:维权、谈判、起诉。

摊上大事的是,私人债务。它是愧疚、无奈、人品坏、抬不起头、身心受到威胁、未来之路被堵死的综合大麻烦。

我是从2006年开始向私人借钱的。起初利息只有年20%不到,金额也只有几百万元。借钱给我的有三类人,我的朋友、员工及亲朋、生意伙伴。我的人品、文化教养、家庭背景,是他们多年来相信我的主要原因。

借钱还钱,天经地义。钱钱钱,命相连。

极限施压,分三步而来:维权、谈判、起诉。

首先,几十位债权人到含谷镇政府维权,派出所警官传唤我,令我限期解决这些债务问题。他们说还要去市政府大门,升级维权行动。

随后,债权人与我开会十来次,每次开会主题都是:好久还钱,怎么还钱。其间,有债权人带匕首来要与我同归于尽的,有拍桌暴怒的,有老人威胁要跳楼自杀的,有要带一家六口来我家吃住的……

债权人会,少则开几个小时,多则开十几个小时。最长一次是,从上午10点钟开到半夜2点钟。对债权人来说,还不起钱,我说什么都没用。“你说对不起有啥子用......”,一位债权人催钱心切,用指关节猛敲大理石茶几,音入我耳扎心,痛让他嘴唇变形。不语、低头、危坐、合指,我只能如此。

的确,有些债权人,是用多年省吃俭用的血汗钱,来支持我。一位80岁的婆婆,靠捡垃圾、矿泉水瓶攒下的50万元借给我,其女是我的会计。这让我太难受太难受了。就是我那些有钱的朋友,他们的钱也是赚得相当的辛苦。我真的是无法面对,他们那张张后悔、无奈、愤怒的脸。

38位私人债权人中,率先起诉,并喊出“墙倒众人推”行动口号的人,是我公司总经理Z。公司向她借了她600百万,其中有她亲朋的钱。

紧随Z起诉的是,建筑老板Y。我公司欠Y一千多万工程款。他是从2004年开始做我的工程,总共做了一个多亿的工程。还好,欠债总金额超过60%的债权人并未起诉我。

对所有债权人,我至今都深感愧疚。他们借钱给我便是相信我。他们让我企业渡过难关,让我以小博大,不管利息高低,他们都有恩于我,包括Z、Y。起诉,是他们的权利。“你这辈子还不了我钱,你下辈子都要还我”,我借他2000万,我理解他的气愤,只是,我不想拖这么久——下辈子。

04.

家庭不是港湾。罪人没有港湾。家庭就是公司,不发工资大幅降薪,员工走人,这与情感无关。家庭要储粮、储粮、储粮。

“家贫百事哀”,由富转贫则更哀。过往的一切的一切,都与今天的境遇,有千丝万缕的纠缠,有现实的刺痛。什么家和万事兴,什么过往不念,什么共渡难关,我们凡人根本不可能做到。

我的妻子温柔克己、手脚秀美,学英文的。我们的婚戒,是五金铺里10元两枚的螺丝帽。22年前的那个深秋的夜晚,烛光、凝视、戴戒、握手、拥抱、含泪。

我的家庭生活,我自认为非常有个性、很幸福。我不抽烟、不喝酒、不k歌、不打牌。我喜欢网球、长跑、电影、看书、旅游。我游历过50多个国家与地区。我们全家都喜欢旅游,一到机场就兴奋。我与妻子不喜欢那些通俗的富贵生活标签。什么名牌包包、钻戒、名表、BBA车,从来与我们无缘。路虎萨博是我们的爱车。杰利亚是我十几年来的衣服牌子……。我们从来都是为自己而活。我们内心强大。我们信仰坚定。

20年来,妻子专职家庭管理,教育孩子。她付出了青春。她燃烧了自己。她如今自嘲为“三无女人”——无房子、无存款、无工作。她是债权人,我欠她深重。

“你瞧不起那些买门面收租、买保险防老的人,现在都过得比你好。你一个开发商,你连一套房子都保不住”。妻子重复着这些戳心的话。“你说你养家,我管娃儿。我做到了,你没有。”

巨大的债务,无尽的官司,再次创业的失败,令妻子精神崩溃,让我内外交困。往日,我们那个自由、率性、富足的快乐家庭,不存在了。嘴有刀枪、心有杂恨,连空气都是今非昔比的存在。

“我们分手吧,断舍离”。我们吵累了,看烦了,缘尽了。虽然,破产之后,家庭解体的悲剧,全世界每天都在上演,但我还是过了半年多才回过神来,才完全接受了这个不可找回的现实。

想来,家庭其实就是公司。“经济”一词来源于希腊语OiKONOmOS, 意思就是“管理一个家庭的人”。公司不发工资或大幅降薪,员工肯定走人,这与情感无关。我不怪妻子。我只恨自己。无房、无收入、苦海无涯的夫妻,仍然要相敬如宾,肯定是神经病。毕竟,刘涛只有一个。任正非先生,当年不也是因欠债而离婚的吗。

家庭不是港湾。罪人没有港湾。商人犯罪后,想躲进家里闭门思过、独自疗伤、重头再来,不可能,家里没有这样的空间与土壤。罪人与受害者要和平以对的快乐生活,真的很难。所以,千万别相信什么“同甘共苦”“风雨同舟”的恩爱,因为说这话时,正是甘浓如蜜的时候,正是阳光明媚的时候。男人,丈夫,父亲,永远别让风雨来摧毁自己幸福的家庭。商人,必须要将公司经营与家庭财富切割开来,绝不能全部财富押上生意。家庭无钱,哪来家庭。

“婚姻意味着把自己的权利减半,同时把自己的责任加倍”(叔本华)。

家庭责任的磐石就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家庭要储粮、储粮、储粮。

05.

商人主要是“自营”。灾难与朋友无半毛钱关系。既然无关,何必牵挂。朋友彼此珍惜,你不珍,他不惜。朋友不帮你太正常,帮你是天上掉馅饼。

东野圭吾:世上只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二是人心。这话,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说了。我17岁高二下时,就经常在同学家住,合伙复习参加高考。我这一生,搬过至少30次家,肯定还得继续。经商30年,朋友,是我人生最看重的东西。

但是, 落难,朋友不帮太正常,帮你是天上掉下馅饼。人性的一面,就是人走茶凉、明哲保身、趋利避害。最初我对朋友应患难见真情的认知,陷入了三个误区。这一度让我相当痛苦。“怎么会这样?脸还是那张脸,人却不是那个人?”

误区一:我自认为原来有利于他,如今我有难,他出手相助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

“你借我300万,4年我付你了400多万利息,本金都还了,能否再借我200万创业”。他面有不悦:“借钱是该付利息噻……”

误区二:我自认朋友有钱,又相交多年,知根知底,惺惺相惜。借我投我几百万创业翻身,对几个亿身价的他 ,应该不痛苦吧。

“我又不欠你的……”。我的朋友:“没钱留什么学,回来噻……”。他清楚我女儿的英语成绩和她母亲多年的辛苦付出。

误区三:我自认为朋友永远是朋友,不论贫富。我又不借钱,出来喝喝茶,吃吃饭,聊聊天,这总该行吧。

“我这一周都很忙……”。我周一上午打电话给一个老朋友,且我知道他在忙些什么。

现在,我彻底明白了,灾难是自己造成的,与朋友绝无半毛钱关系。既然无关,又何必牵挂。人性的温情,很难穿透社会生存法则的残酷。朋友是该彼此珍惜,你不珍,他不惜。受灾后,纠结朋友为何物,这个几千年来都谈不清道不明的复杂问题,纯属浪费时间且毫无意义。何况,朋友根本无错,根本不存在什么人性的问题,他们只是在“自营”而已。

不过,我还是非常非常之幸运。我接到几个天上掉下的馅饼。

“我投你老婆400万,我看好你们”。这是我本来就借了他800万未还的老朋友L。

“我借你200万,创业、打官司、养家随你”。我大学最好的同学W,一把抓过我正在写的借条撕掉,“有钱还你不用写,没钱还写了也没用”。

还有几个10万20万,雪中送炭的相助。还有让我一天跑几趟菜鸟驿站的东北大米、水果、美国坚果、金龙鱼油……。这些,我都会永记心中,会永远感恩。这也是我发誓要东山再起的最主要原因。

小胡子:“老赖”罪与罚


06.

外观破损、内脏承压、精神抑郁。我没想过自杀,但经常想不自杀。我的心脏累惨了。

一夜白发,我原认为只是书中才有。高逸峰的故事,我半信半疑。如今,我胡子都白了,才知道“相由心生”是真的。

我每次洗头最怕照镜,头发又白了不少,50岁的身体,70岁的外观。我手一摸洗面盆底,一大撮掉发,且还是黑发居多。一万元一根,起码。

破产之事,细思极恐,后背发凉,情绪抑郁。

失眠,更是破产以后前两三年几乎每天发生的事。不是上床后一两个小时睡不着,是通宵不眠。安眠药我吃了几百颗,并且要在午夜12点前吃。我曾十几次通宵在重庆南滨路、北滨路游荡。夜深人静,随便停车,没有电话,自由“老赖”,我感觉不错。

最折磨人的魔鬼是:心慌。心慌导致胃痛,胃痛导致双手轮换挠胸,挠胸直至破皮。邪门!胸前那小小的三角区痉挛,持续的痉挛,居然是因欠债而起。

我曾化名李红,到重庆南岸区武警医院精神科求治。一周疗程一万多元,我输液、扫描、吃一粒手掰四份的土制药片。

看医生吃药的那两周,我心慌似乎减轻了些。当然,破产那些烂事,我也不会去想了。我呈现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生状态。这段时期,我身体的抵抗力严重降低。春秋时节,我锻炼后户外换件T恤衫,顶多30秒时间,也会感冒一周。要知道,我有几十年不穿秋裤,春节游罗马也是一条牛仔裤的耐寒身体。

药一停,心慌依旧。人的痛苦,如果来自肌肤,那根本不算什么,折磨来自内心,且长期,才是最难熬、最要命的。我的心脏,这几年累惨了。它真的太强大了。黄光裕讲,经商要有一颗强大的心脏,当时,我还认知不到。我认识两个重庆商人,都是53岁,因欠债心脏衰竭而死,一个欠3000多万,一个欠9000多万。五十几岁的人,心脏会衰竭!

抑郁症,对失败者来说,是个躲不开的魔鬼。有很大比例的失败者,都不同程度地患上了抑郁症,严重者以自杀谢世。近几年,我听说的重庆经商失败自杀的商人,就有好几个。

最近,60岁的印度咖啡大王西达尔塔自杀。中国42岁的比特易创始人惠轶自杀。2008年,35岁的互联网创业者茅侃侃自杀。2019年,56岁的金盾股份老板周建灿自杀……。据百度统计,1990年至2016年有信息披露的,全国经商失败者自杀超过2万人。

还好,我从未想到自杀,我经常想到的是不自杀。

“我傻逼啊……TMD的一了百了......最多大器晚成而已”。

当我倚靠高楼阳台栏杆时,我强烈地暗示自己。所以,商人们要好好经商,开不得玩笑,耍不得性格。一旦翻船,是会死人的, 是会坐牢的。

痛苦也有疲倦的时候。“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曰”,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想尽办法,自我疗伤。我居然践行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缓解心慌焦虑的办法。

分心。转移注意力。

“如果你长时间地盯着深渊,深渊也会盯着你”。

交流是最好的,哪怕是陌生人也凑热闹。我路过街边的小五金铺,香烟递上,与老板也能聊上半小时。小孩几个,老家哪里,生意如何,我都有兴趣。我摆弄含羞草,可以让它叶片半小时不能复原。反正,为分心,我是想了一切办法......

运动。累垮身体,尽量多出汗,我爱多巴胺。

我做不花钱不约人的运动。我慢跑快走、俯卧撑、平板支撑、暴晒太阳。我看美网决赛,心痒难耐,也手握网球拍挥舞,为费德勒加油,几个小时下来,我也汗流浃背。身体累了,人就倒了,失眠问题解决了。重庆的棒棒,是从来不会失眠的。

我还多去郊外爬山。“世上只有难看的人,没有难看的树”,何况“明月清风不用钱”。我还尝试过瑜伽冥想,没有成功:道行太浅;不接电话怕法警上门。

看书。读那些励志人物的故事。这几年,我读了200多本书。

史玉柱、褚时健、郭家学、任正非、吴胜明……系列,他们先灾后起的榜样力量,的确深深地鼓舞支撑着我。我最喜欢看牛人先负债50个亿,要死要活,7年后又赚回200个亿的神话故事。这相当过瘾。

我看书较杂。《成为》中,《纽约时报》写米歇尔文章的标题:“她的长相:是大气或是吓人”,这美国新闻自由的可怕,我笑了3天。拉斐尔的墓志铭:“他在世时,大自然深恐被他征服。他谢世时,又怕随他而去”。这文字的美妙,我也会惊叹数日。《you raise me up》,我听一次哭一次。这些自我救赎,终于让我身心健康地熬到了今天。

“人生有两大真正的不幸,悔恨与疾病。没有这两种,就是幸福”(托尔斯泰)。我幸福?!

活着、健康、不疯、不悔、不恨才会有希望,我这五年,就是朝着这个目标在努力。有朋友问我,你摊上这么大的事居然没疯没死,啥子原因。我也反复思索过这个问题。答案,我认为,好像主要有这两个:一是,我年轻时的读书,哲学的书。哲学是思想的思想,思想决定行为;二是,我们60后天生的、奇怪的使命感及英雄情结,什么人类、国家、民族......之类的天边浮云,都要生拉硬拽跟自己扯上点关系。其实,这些关我们鸟事。

难怪,今天,在经历了人生如此大的灾难以后,在尝尽人设崩塌之味,阅尽世态炎凉之苦,在遇见过很坏之人(真的很坏——形状是人,其他都不是)以后,我仍然相信人世间那些美好的东西。我的信仰没变,并且还得到强化。我相信友情,相信爱情,相信真诚,相信善良。我相信相信的力量。

同时,我深知,“可怜人必有可恶之处”。是什么原因使我闯下如此大祸。我要挖出这“恶”,要找出灾难发生的原因。我要反省,深刻反省我二十几年经商与做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反省

加缪说:“一个人的失败不要追究环境,而要怪他本人”。经商失败,主要是自己的问题:要么是自己学习不够、认知不高;要么企业管理不行、财务混乱;要么是性格固执、张狂、傲骄;要么是为人及品行有问题,言而无信与吃喝嫖赌、小三小四、大保健全套。举债,没有人强迫,没有人怂恿,更是自己的问题。

07.

情怀经商害人害己。小公司,没有资格讲情怀。小商人,哪有诗与远方。

地产小公司,绝对要牢记李嘉诚那六个字:地段、地段、地段。大公司可以在郊外造城,小公司只有在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之地等死。

对乡村田园生活的钟爱,是基于我自幼生长在重庆主城渝中区,一个人口稠密、市井丰富的老街老巷。我至今都为没有半个农村亲戚而颇感遗憾。1991年,我在海口以175万买下金霖花园别墅。夏天台风来时,我与朋友站在别墅花园里,赤裸上身,身体前趋,双肩伸直,让雨点横打,任狂风暴吹。对别墅的感觉,我那时就有。

机缘巧合,1999年底,我在重庆主城九龙坡区含谷镇,找到了一块理想之地:230亩波光荡漾的湖面,挂满柑橘的果树,芭蕉树下抽旱烟的百岁老人,湖边啄鱼的白鹭。“采菊东篱下”,多美妙的人生。

“这是造田园别墅的梦幻仙境”,我与妻子握手庆幸。

“香格里拉别墅”占地50亩,共建43个独栋别墅。另外,我还租用50亩农地,来搞家庭自耕农场。农场划分为每户业主70平米农地,可种花、种菜、喂土鸡,可自种也可委托物管代劳。

历时一年多,“香格里拉别墅”建成。别墅设计为日本风格,淡黄色墙体,深蓝色四坡屋顶,地上两层,地下一层。我还特别用青条石,砌造一栋我十分得意的石头别墅。别墅样板间,我做了玻璃楼梯。楼梯用一根粗木支撑,台阶用双层玻璃,玻璃中夹脱水枫叶。别墅卫生间,我用鹅卵石来装修,另加木桶浴盆。

别墅田园风格凸现。我很满意。在楼书中,我还作诗一首:“寻找回来的世界……”

这是我的情怀之作。

但是,这个项目有问题。

高速路收费。

含谷镇,距主城九龙坡区中心杨家坪、奥体中心、都距离不过十二、三公里,开车就10来分钟。当时,最便捷的是成渝高速,高速收费20元,来回40元,

军机噪音。

含谷镇紧邻的白市驿镇,有个军用机场。当初,我拿地那半年多军机没飞,听说去西北训练了。对传闻的噪音,并无直接感受。后来,我才算领教了什么是噪音。

市场定位不准。

中国人多年来穷怕了。一旦有钱,多喜欢认可通俗易懂的富贵标签。车,BBA。包,LV,爱玛仕。表,劳力士,江诗丹顿,百达斐丽。有这些标签,一看就是有钱人,很有面子。我的别墅,平均卖一百万一栋,不贵也不便宜,装修花钱是一样的,开发商又不出名,楼盘规模又小,叶公好龙的访客居多。别墅市场定位明显不准。

好在,“香格里拉别墅”有山水诱人、空气干净的大环境。历时近两年,别墅售销完成。这虽然增加了我一些财务、管理成本,但是6万一亩的地价,我还是有利润的。

▼西郊庄园

小胡子:“老赖”罪与罚


08.

将产品当作品。惜售,现金流糟糕。对市场无敬畏之心。道理是一回事,市场是另一回事。

2003年,我在紧邻“香格里拉别墅”旁,又买下湖边150亩地来建二期别墅。项目名为“西郊庄园”,建了104栋独栋别墅。

在总结之前得失后,我决定“西郊庄园”建北美风格别墅。国人崇洋,崇的是西洋。全部建独栋别墅。虽有朋友力劝,可建些小联排别墅,说面积小、总价低、资金回笼快,但我不以为然。别墅就该是独栋,是奢侈品。奢侈二字,就是大者人多。豪宅,豪的就是空间。

我两次飞北京、上海,参观了“温哥华森林别墅”“汤臣别墅”“九间堂”等名盘。经朋友介绍,我请到了加拿大设计师保罗。4万美元一种户型独栋别墅的设计费,一个别墅有3种可变外立面,户型从300平米到700平米。我定了3 种户型。在2005年,“西郊庄园”一期开盘。

“大气、梦幻、超前”,是当时一位同行踩盘后发出的感叹。

但是,“西郊庄园”除了原有那些影响销售进度的硬伤之外,又冒出一个堵车问题。

2005年,成渝高速取消收费。福兮祸兮。原来设计每天3万车流量的中梁山隧道,车流量陡增为每天8万。3公里长的隧道,经常要堵半小时以上。如果遇上大货车隧道里出事故,仅有两车道的道路要等待救援车处理事故完毕,更是耗时。

其实,“西郊庄园”销售缓慢,现金流糟糕,并非是这些外在的硬伤,而是我对别墅市场的错误认知,及将产品当作品的灾难情怀。这导致我相当惜售,让我失去了多次宝贵的销售良机。

我那时认为,独栋别墅是人类住宅的终极产品,有钱人越来越多,0.48的容积率别墅楼盘哪里去找。土地价格在涨,国家又不批别墅用地了。物以稀为贵,独栋别墅,怎么可能不涨价。

“你这别墅,再过两三年,价格肯定乘2”。贷款给我的银行行长也火上浇油。

“我买两栋,住一栋,炒一栋,白捡”。我的业主比我还有信心。

其中一位业主介绍他的朋友们,连买了12栋别墅。这些鸡血,其实是害惨了我。

那时,我漫步“西郊庄园”,看着15米高的鸡爪树、摇钱树、银杏树,摸着27万从四川广汉定制回来纯铜马雕塑的屁股,欣赏着黄色、墨绿色、灰色的北美风情别墅,坐在样板楼家庭影院航空椅上,看着《碟中谍》的蓝光电影。我想“去骄气于言表,除志欲于容貌”,都不可能。

▼西郊庄园

小胡子:“老赖”罪与罚


小胡子:“老赖”罪与罚


随着市场的变化,国家房地产政策的多次调控,重庆别墅楼盘的增多,我别墅销售受阻。加上我又投资了几千万,用于三期项目120亩土地的前期费用,公司资金链更是吃紧。

本来,“只有卖不出的价,没有卖不出的货”。我如果售价松动,下手狠点,学学重庆地产龙头企业,为上市壮士断腕、砸售房部也不怕的性格,保持公司稳定健康的现金流。我至少有1个亿以上的赚头,还不算三期开发的利润,我更不会破产。

“卖他别墅,像卖他娃儿一样,15万一亩的地,卖三四百万一栋的坡地别墅,卖七八百万一栋的湖边别墅,直接成本才一百多万一栋,还巨亏。其他人还没有你这个本事”。销售代理老总挖苦我。曾经,一位准客户,五,一长假过后10号来签合同,我因时间超过了3天,取消了给他的长假优惠。我非要卖他408万,他只出400万买,最后交易泡汤。我的售楼小姐双眼含泪:“我笔记本电脑都买了”。

现在算来,400万的贷款,我3年银行支付利息至少180万,我还不如早点300万就把别墅卖掉。这个小学生的算术题,我居然不会算。我居然情愿付一年几千万的利息,也不肯大幅降价促销。我真是全世界最蠢的商人,最奇葩的商人。

这“蠢”,这“奇葩”的背后,其实是我人生经历、认知水平、性格特征的综合作怪。什么人做什么事。所谓“文如其人”,商更如其人。

09.

读大学翘课1000多节。卖领带,卖台灯,倒卖50/70摩托票。开火锅馆,1986年就亏了2100元。

1963年,我出生于重庆渝中区放牛巷,小学转学4次,有点小熊孩行为。我父亲,江苏扬州人,1950年随西南服务团来渝,市蔬菜公司干部。我母亲,湖北麻城人,1938年随家族逃难来渝,聋哑学校教师。我有个姐姐,在银行工作。在那个饥饿的年代,冰冻带鱼、玉米年糕、土豆、卷心菜、黄鳝等,我童年没有少吃。

1982年,在参加两次理科高考失败后,我转考文科成功,就读渝州大学(今重庆工商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本科。哲学,文学,地缘